桉暮曦☆律

《镜面的彼岸》【全员向,魔法学院设】

镜之贰·罗莎篇

罗莎失踪前,是在游乐场的镜面迷宫里玩儿的。

没人知道罗莎在那个镜面迷宫里看见了什么,又听见了什么。

就连亚瑟也只知道,她失踪于W魔法学院开学前两天,学院不远处的城镇中的游乐场里。

他也曾亲自去调查过,可是那里并没有异样的元素涌动,甚至连施过魔法的痕迹也没有。

但对罗莎来说,那简直是她一生中最恐怖的噩梦。

『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.』

『falling down.falling down.』

如同鬼魅一般的桃红色身影,甜到发腻的孩童般的嗓音,轻轻吟唱并带有愉悦尾音的英国古老民谣,从罗莎一进如镜面迷宫就如影随形了。

『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.』

罗莎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是小孩的恶作剧,作为W魔法学院的尖子生,空气中暴动的能量元素和那身影毫不隐晦的敌意,她不可能感觉不到。

“是谁?”

她询问着,沉淀下来的翡翠般的眼眸中带着浓浓的戒备。突然,只是一瞬,她从千万面镜子中捕捉到了那个桃红色身影的脸。

『my fair lady~』

她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——那是一张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。

就在罗莎惊叹的同时她也抽出了魔杖。然而对面的那个姑娘却更快,只一挥手就把罗莎的魔杖打掉。千万重镜子对她来说就仿佛不存在一般,轻轻松松就被她穿过——

或者说,她就是从镜子里出来的。

“你就是这样面对从异世界来的使者的吗?我亲爱的小淑女——”

恶意般的拖长尾音,她嬉笑着,棕红色的双马尾乖顺的贴着她的两耳垂下,湛蓝的眼眸真如她的嗓音一般像个天真的孩童。

可她不是天真的孩童,她是毒花,是致命的罂粟。

只是片刻,罗莎就伤痕累累的跪坐在地上,贝齿轻轻啃咬着自己染血的唇。

打不过,也逃不了。

“忘记自我介绍了?好吧,我的好罗莎,因为我早就认识你了,所以我会忘记你还不认识我这件事。我叫奥莉薇娅·柯克兰,是你的——另一面。”

奥莉薇娅苦恼的皱了皱眉,似乎不满意自己的说法,但一时半会又找不着合适的形容词,只能将就。

抬手,涂抹桃红色指甲油的纤细的小手便触碰到了罗莎的脸颊。奥莉薇娅像是在怜惜罗莎,感叹自己不应该给这个淑女造成那么破坏美感的伤痕,却又在下一秒扼住了罗莎的喉咙。

“本来不想那么早和你打照面——至少我们的会面应该是在其他人动手之后。可是奥利弗那个老疯子等不及啦,真是的,他自己又不来。”

“算了,这样的事情让奥莉薇娅大小姐我开头也不错~”

她眨眨眼,做了一个少女俏皮的动作,然后在罗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一脸错愕的罗莎丢到了镜子里——对,镜子里。镜子就像是敞开的大门一样,在罗莎被扔进去以后又合拢,任凭里面的罗莎如何拍打都纹丝不动。

“嘻嘻,再见啦!”

“砰”的一声,镜子支离破碎,镜子里的罗莎也不见踪影。奥莉薇娅捡起之前被自己打掉的罗莎的魔杖,挥一挥把所有的景物回归原样,甚至包括暴动的能量元素。

做完这一切,她也不忘用特殊的手法把施法的痕迹抹除干净。

只是自始至终,罗莎都搞不懂奥莉薇娅和她说的话都是什么意思,甚至她都没发现,自从奥莉薇娅出现以后,她都没有从镜面里看见自己的影子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