桉暮曦☆律

《“棋”路》壹【国象/红色组】

谁知下一步棋走何处?棋路不慎便是歧路。

1、
那年,十五岁的伊万·布拉金斯基随自己的父亲前往赤棋国贺喜——那个名叫阿尔弗雷德的年轻国王,娶来了他的皇后,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男人。
于是他第一次遇见了王耀,在无比盛大的婚礼上,他是来宾,对方是新娘。婚礼有着浓郁的东方气息,似乎是为了讨这个东方人开心,从花园里的牡丹到王耀的盖头,满满都是鲜艳的红,刺得伊万眼睛疼。
风缱绻着花香掀起了王耀的衣摆,长长的红袍在风中翻滚,撩动了伊万的心;风又吹走了王耀的盖头,那一小块可怜的红布终是掩盖不了惊心动魄的美,只能随着风儿去向不知名的远方。
王耀的脸便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伊万的视线中,伊万彻底沦陷了,少年的心从此开始悸动不已,一见钟情的感觉像是坠入了酒坛,把他迷得晕晕乎乎。
东方人有着和他们不同的柔和线条,琥珀色的眼眸似乎融入了他想象中所有的温暖,甚至要更多。当王耀感受到他的视线,往他这儿看了一眼并报以微笑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似乎快要溺死了,在恋爱的海洋里慢慢窒息。
只可惜那不是他的妻。
他看见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神中是满满的淡漠,之前的温暖一扫而空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没有感情的两个人会在一起,而心里被王耀塞满的他,却又是眼睁睁的看着王耀握了别人的手。
但慢慢的,他似乎就明白了其中的无奈,因为作为苍棋国王储的他也有了自己的未婚妻——这是帝王巩固自己政权的方法之一,而付出牺牲的往往是可怜的情爱——除了对方是阿尔洛夫斯卡娅家族的人以外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谁。
他对着姐姐冬尼娅·阿尔洛夫斯卡娅抱有复杂的情绪,这个女人对他的每一分关心似乎都是经过了精打细算,总想着从他这里换取更大价值的好处。
而至于总嚷嚷着要和他结婚的小妹妹娜塔莉娅·阿尔洛夫斯卡娅,他也只当做是天真无邪的妹妹而已。
该死的,他又想起了那个名叫王耀的东方人,他还是没能从那琥珀色的温暖漩涡里挣脱出来,或许那份爱情不是酒坛,而是蜂蜜,黏黏呼呼的叫他难以自拔,但也有着让他回味无穷的回忆。
哪怕王耀是别人的妻——为什么他偏偏是别人的妻!
伊万趴在窗台看着天空,苍棋国位于北地,不同于赤棋国不夜城的繁华,这里的城池在夜晚幽深寂静,没有灯光的渲染,这里的夜空干净得过分,繁星也是出奇的灿烂。
他盯着缀满星星的天空,又开始不自觉地想着心上人,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2、
王耀第一次正视伊万是在伊万的婚礼上,那个时候伊万已经是苍棋国正式的国王。
王耀与自己国王心照不宣地坐在一起看着那对新人,思绪飘飞到了三年前自己的婚礼上。
他和阿尔弗雷德的婚姻不过是绑定政权的一场儿戏,那是从对方眼里都能读懂的道理,他们没有情爱,彼此相敬如宾,也不过是宾。
但伊万不一样,当王耀往伊万那边看去时,少年清澈单纯的目光仿佛带有神奇的魔力,穿透了他身上一层层伪装,直直地击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
伊万的眼睛像是最晶莹剔透的紫水晶,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;又像是北地苍棋国的星空,深邃而灿烂,包容囊括了少年所有的精彩。
但也只有王耀知道那双眼睛的真面目,那是最幽深最危险的陷阱,要不然怎么会把自己一下子就吸引住、逃不开了呢?
婚礼进行时的礼乐把王耀的思绪拉了回来,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那种想法是多么遥不可及的疯狂!
理智如他,此时此刻他早已是别人的妻、赤棋国堂堂的皇后,而对方也正在举行婚礼,他又怎么可能、怎么可以还有这样的想法?
伊万望着坐在席上的王耀,他觉得自己终究还是太过青涩,对方的眼神明显混沌不堪若有所思,他却辨别不了对方的心中所想,这令伊万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。
然后伊万又看向了自己的新娘,冬尼娅·阿尔洛夫斯卡娅,这样的情况出乎意料,却也在意料之中。
出乎意料的是,新娘居然不是嚷嚷着要和伊万结婚的娜塔莉娅;在意料之中的是,对方果然会派一个富有心机的女人来。
当然,他不认为娜塔莉娅富有心机,他看得出来那个好姑娘是真心的向往自己,或许她来会更好,至少比冬尼娅要好的多——最好的王耀已经没了,最安全的娜塔莉娅也变成了危险的姐姐冬尼娅。
婚礼结束的很不愉快——和不爱的、甚至是忌讳的人结婚又怎么可能愉快?新郎始终不肯握上新娘的手,新娘似乎快要急得哭出来了,柔软的模样楚楚可怜,却打不动了解她内里太深的新郎。
前来的宾客踏上了返程的马车,伊万的心似乎跟着王耀的马车一块走了,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,对于王耀,他多见一面就爱得更深一层。
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坐在同一辆马车上,后者将事情估得一清二楚。阿尔弗雷德不想得罪自己这位精明能干且老谋深算的皇后,但也不想错失了抑制这条老狐狸的把柄。
于是他们谈了一路,除了风儿,再没有人知晓他们谈话的内容。无声的风儿吹到了苍棋国,但等不及向他人倾诉便被紧闭的门窗打散。
冬尼娅把门窗关上了。
伊万看着她,就像看着一颗华丽的糖衣炮弹,他本想选择敬而远之,对方却像毒蛇一般缠绕上来。
她的吐息是阴谋,她的舌尖是谎言,她的身体是蜜糖,她的内心是剧毒。
苍棋国的天空意外的被厚重的乌云布满,新上位的战车大人娜塔莉娅擦拭着自己的长枪,然后攥紧了它,她对下人们说,要变天了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