桉暮曦☆律

《白露为霜》

cp露白,苏白亲情向有

伪史向注意,切勿过分带入三次元

非国设注意

在伊万又一次拒绝娜塔莉娅的求婚之后,娜塔莉娅终于像是死了心。她在白桦林里静默了一夜,然后提前结束了她作为白俄罗斯方面军军官难得的休假,回到了前线去——这个消息还是伊万从他们的大哥伊利亚那儿得知的,因为娜塔莉娅的不辞而别,伊万没少挨伊利亚的训。

“你让一个姑娘彻底伤透了心,万尼亚。”伊利亚收起娜塔莉娅从前线寄来的信,并不打算给伊万看,而伊万也不想看,他真是怕极了自己的妹妹。

“我没有错,而娜塔莎这样会比和我结婚要更好——瞧,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不正是她的梦想吗?她长大了,我们应该为她骄傲。”

伊利亚摇了摇头,从某方面来说,伊万的固执正如娜塔莉娅的偏执一样可怕,他隐隐有些担心,但这些小年轻的事情他实在是不好插手。

伊万出门了,伊利亚把信又看了一遍,信上不明显的血痕似在诉说着前线战况的严峻,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也将作为元帅亲自前往前线指挥作战,可真正让他担心的却是信上的内容。

娜塔莉娅这样写道:

“我需要战斗才能麻痹自己,我在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,或是直接不存在。”

“我需要爱,或是死亡。”

战斗时的娜塔莉娅,就像是一个人形的杀戮兵器。

自己的鲜血与敌人的鲜血使她的疯狂有了宣泄,身上的疼痛和对方的惨叫麻痹着她的神经。只有在这一刻,她的灵魂才是白色的,纯粹属于自己的颜色。

此时的娜塔莉娅正望着营帐上悬挂着的白吊灯发呆,在下属又一次感叹她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时,医疗师也干脆果断的对她下达了静养的指令。

人一旦安静下来,思绪就会不断飘飞。

白惨惨的吊灯晕出一圈圈晃人眼花的白芒,于是娜塔莉娅在恍惚间想起了小时候,她随改嫁的母亲来到了莫斯科,从此与继父先前的两个孩子、也就是布拉金斯基兄弟以兄妹相称。

在某天早晨,她第一次注意到了霜,那是在墨绿浓重的树叶上的、稀薄的一层白霜,然后伊万小跑过来告诉她,要下雪了。娜塔莉娅曾是最喜欢下雪的,她说站在雪中,就好像沐浴在白米的祝福下一样,她能感觉到那星星点点的幸福。

而现在,她觉得自己的爱情也结霜了,而且马上就要下雪了,那种水的结晶体有着刺骨的严寒。

不,她不要被冻结。

柏林战役爆发在1945年的四月,是一场发生在德国本土首都的战役,由白俄罗斯方面军为主力的苏对德战役,更是一场终结德军的决战。所有人都背水一战,哪怕每前进一步就是一条血河,却从未有过退缩。

娜塔莉娅动了动自己刚刚痊愈的身体,提起了她的枪。

“大决战,我没有理由不去,如果我不能成为他心中的爱恋,那么我就要成为他永恒的骄傲。”

她亲吻着同样来到这个战场的伊利亚的唇角,这弥足珍贵的亲情与她对伊万的爱情不同。她想,如果在自己面前的是伊万,她一定没有勇气与骄傲说出告别,更无法像这样交代着类似遗嘱的话,不得不说,伊利亚真的是一个最好的哥哥,和作为爱人的伊万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“把我的尸体带回莫斯科,埋在我们的小屋后面,然后种上向日葵,那是他最喜欢的——哈,看吧,我依然有办法成为他的所爱。”

她这样说着,扯出了一个苦涩牵强的笑,带着她的尊严与骄傲,头也不回的离开伊利亚的怀抱,转身奔赴战场。风拂过她的脸颊,扬起她的长发,似乎还有几滴晶莹的眼泪在空中滞留,直到被风吻尽。

那是伊利亚第一次看见娜塔莉娅毫不掩饰的笑容与眼泪,也是最后一次。

伊利亚在指挥营中以元帅的身份指挥着这场战役,他的表情冰冷而肃穆;娜塔莉娅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前线拼杀,飒爽的英姿与视死如归的笑容成为了战争中最绝美的花。

而伊万,他在几周前奔赴了东方战场。

五月,大决战刚刚落下帷幕之后。

明斯克下雪了,然后是莫斯科。人们惊奇的看着天空,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冬日可从未有过如此漫长。

前线传来了阿尔洛夫斯卡娅上校战死的讯息,人们只需要稍稍一想就能想清楚,下雪的两个地方正是这位令人敬爱的上校心之所在、心之所向,于是人们尊敬、赞颂与缅怀着这优秀的战士,但转眼又被胜利的喜讯夺取了所有注意力。

自始至终都在难过和懊悔的人,只有伊万一个而已。

伊利亚站在伊万身边,他们眼前是一块黑色的墓碑,上面镌刻着娜塔莉娅的名字,墓碑周围是新翻的泥土,向日葵花籽刚刚播撒入土。

“你现在还在想些什么?万尼亚,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个好战士,我们更是失去了自己的好妹妹,唯一的妹妹,一个勇敢倔强的好姑娘。”

“是……伊廖沙,我失去的还要更多。我因自己的胆怯与自以为是,失去了心爱的恋人,我的余生,将在悔恨与思恋中度过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